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行业

2023年中国原油净进口量将达5亿吨

时间:[2018-05-02 ] 信息来源:中电新闻网
作者: 
浏览次数: 次

   “2018年至2023年石油市场将经历两个阶段,2020年前非欧佩克国家原油供应将大于需求增长。但其后至2023年,如果投资持续不足,全球作为缓冲的有效备用产能将仅能达到需求的2.2%,在新的供应投产之前,石油价格波动增加的可能性上升。”日前,在国际能源署 (IEA)召开的 《石油市场报告2018》发布会上,IEA石油工业与市场部门负责人奈尔·阿根森对未来6年 (2018~2023年)国际石油市场进行了分析与预测。

 
  根据IEA发布的 《石油市场报告2018》(以下简称“报告”)显示,尽管中国石油需求增速将有所放缓,但到2023年中国原油净进口量仍有望增至1000万桶/日(约合5亿吨/年),届时,美国和印度年原油净进口量均为中国的一半左右。
 
  中国石油需求增速将有所放缓
 
  IEA认为,当前,全球石油库存几乎消失,油价已经回升。油价上涨为减产国家带来回报,也推动美国新一轮石油产量增长。加上巴西、加拿大和挪威等国家的增产,预计2020年前,非欧佩克国家创纪录的原油供应将大于需求增长,市场足够满足需求,但市场仍需要更多投资保障供应安全,以满足未来强劲增长的石油需求。预计石油需求增速将达到年均120万桶/日 (2018年预计增加140万桶/日,到2023年增速将放缓至100万桶/日),2023年石油需求将达到1.047亿桶/日,比2017年增加690万桶/日。
 
  中国和印度将合计贡献近50%的全球石油需求增长。中国到2023年的石油需求增   速与2010~2017年相比有所放缓,而印度石油需求增速将略有上升。
 
  “中国意识到城市空气质量问题后,相关措施正不断加强,包括用其他能源产品替代石油。”奈尔·阿根森对于预测中国石油需求增速放缓的原因进行了解释,不过,奈尔·阿根森同时指出,石油需求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达到峰值。
 
  “目前中国原油产量下降有所放缓,不过预计今后5年中国原油供应能力还将进一步下降。随着中国原油进口的增加,中国需从别的地方获得进口资源,原油进口结构也将发生变化。”奈尔·阿根森强调。
 
  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研究所所长戴家权认为,全球石油需求将持续增长,到2040年不会达到峰值。“目前,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更多是对公众心理层面的影响,而对行业影响还很小。”戴家权分析称。
 
  记者从现场得到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售77万辆,占到全球销售总量的一半。而中国去年整体汽车销量超过2800万辆,新能源汽车占总销量不足3%。
 
  “从当期来看,新能源汽车对石油的替代在比例上是极其微小的。而展望未来中期甚至长期,替代量还不足以实现对石油的颠覆性影响。”戴家权表示。
 
  化工产品是石油需求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
 
  《报告》预测,2023年美国原油出口能力将翻番达到490万桶/日,是现有水平的两倍。
 
  受轻质致密油驱动,2023年美国产量将增加370万桶/日,届时将超过全球总产   能增量640万桶/日的一半。美国的石油总产量将达到近1700万桶/日,几乎与其国内石油需求相当,届时会成为全球最大产油国。加上巴西、加拿大和挪威也将为供应增长作出贡献,非欧佩克产油国2020年前可以满足全球需求增长。
 
  “全球石油需求增长中增加最快的是化工行业,尤其在美国和中国。美国的页岩气革命为化工业开辟了廉价原料的主要来源。到2023年,全球新增石油总需求的25%(约170万桶/日)将来自于乙烷和石脑油。”奈尔·阿根森强调,化工产品是石油需求增长的主要驱动力之一。
 
  在下游领域,报告认为,由于成品油需求增长放缓,全球过剩炼油产能将增加。全球炼油能力预计到2023年将增加770万桶/日。与此同时,成品油需求增速放缓至500万桶/日。不断增加的过剩产能将使炼油毛利承压。
 
  其中,随着炼厂加工能力的增加,亚太地区原油进口需求增长超过350万桶/日。中东国家仍是全球最大的原油供应源,但由于其   区内炼油需求增加,出口量将仅增长100万桶/日。而其他供应源如安哥拉和尼日利亚,分别因产量下降及国内炼油能力增长,将导致出口减少。这为新供应源,主要是美国提供了机会。美国对全球原油贸易的影响提升,出口有望满足炼油商需求。
 
  中国原油市场消费与生产面临新挑战
 
  在世界市场急剧变化的背景下,中国原油市场消费与生产也面临新的机遇与挑战。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发现,2017年我国原油净进口量为4.15亿吨 (约合830万桶/日)。其中,我国从美国进口765.4万吨原油,远高于2016年48.5万吨的进口量。
 
  “美国将会成为一个原油大进大出的国家,其国内炼厂主要加工中质重质原油,轻质原油则用于出口。中国和美国炼油工业互补性强,尽管有贸易摩擦,两国仍需要更多合作。”中国国际石油化工联合有限公司市场战略部副总经理王佩表示,中国石化从美国进口的原油数量预计将从2017年的557万吨   增至今年的1000万吨左右。
 
  “到2030年,我国国内原油年产量预计为1.8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达到85%。
 
  尽管上游供给明显不足,但相关激励不够,近三年来上游投资都在压缩,油气体制改革对上游的刺激效应还未显现,目前还没有找到扭转石油对外依存度的潜力区域和政策发力点。”中国海洋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规划研究院副院长单联文在发言中表示,由于当前我国成品油价格机制仍存在扭曲,石油央企炼油毛利率在全球处于高位,这大大激励了对炼厂和加油站的投资。
 
  “成品油价格的完全市场化,将使落后的炼油产能被淘汰,大量油品批发商被挤出,油品价格虚高下的‘价格战’将被刺破。”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副总工程师柯晓明认为,新炼厂要在新的价格体系下进行评估。
 
  “如果成品油价格完全放开,国内炼厂炼油毛利率预计将减半,一些炼厂投资项目风险很大,行业投资者和新进入者应对此有所警觉。”柯晓明最后强调。